早不打,晚不打,偏偏这个时候打!

    张天阳心里无比的怨念。

    晚个半分钟也好啊!

    到底是哪个倒霉孩子干的!你站出来,我保证不弄死你!

    他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伸手去摸自己的手机,想要把电话按掉。

    但怀里原本僵硬着期待着的小林琳却像是被按下了什么开关一样,突然开始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快接电话!唔,快去呀。”

    到手的妹子就这样跑了。

    小林琳挣扎出来,整理了一下头发,然后若无其事的开始继续往嘴里塞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那还带着秋波的眼睛时不时的就往张天阳这边瞟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快接电话呀!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张天阳无奈叹气,磨磨蹭蹭的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光头带教洋哥打来的。

    七点半了,这个时候打电话?

    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,张天阳脸上的表情收敛,点了接通。

    “小张,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光头带教洋哥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喊出来的,而且来源似乎有点遥远。

    就好像是,他并不是自己拿着电话,而是由别人拿着手机,他隔空在喊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天阳的脸色有点严肃。

    又是这么晚打电话,又是一接通就开口道歉......

    怕不是来者不善啊!

    “你现在方便来一下病房吗?”

    光头带教洋哥语气似乎是在询问,但接下来说的东西却一点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一共三个病人,两女一男,我也不知道被分配到哪一床了,你回去看看医生工作站,有三个新入的。

    也不用弄很多,问清楚病史,把入院写了,相应的检验检查开上,明天主任查房的时候能汇报就行。

    麻烦你了啊!”

    这就等于是直接抓壮丁了呗?

    那前面何必要多问一句“方便来病房不”呢?

    不过,他下班的时候那边还有主任、洋哥、孟师兄、孙羽一共四个人,怎么会轮到自己被抓壮丁?

    而且,洋哥的声音听起来那么遥远......

    张天阳心念一动,“你们该不会还没做完手术吧?”

    “啊哈,好像是这样的......”

    电话对面的洋哥似乎有些尴尬,又有些忙乱。

    “黏连太严重,改开腹了,诶,来了来了......你给那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似乎是有人在叫,优游香港线路:洋哥那边声音逐渐遥远起来,继而是一片无规律的杂音,再然后则是电话被挂断的“嘟嘟”声。

    看来,真的挺严重啊......

    张天阳盯着手机屏幕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他参与的那台鞘膜积液手术是三点多开始的。

    这还是因为小豆丁哭嚎的太厉害,来来回回消耗了很多时间。

    隔壁21室的切肾手术,应该是在三点前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姑且认为是三点开始吧。

    上午那台暴发户的手术也同样是切肾,统共就用了两个多小时,这也是这类手术正常消耗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现在已经七点半了......

    四个多小时了,还在做,还转开腹了。

    而且,既然发展到需要临时把自己这个“已经下班了”的人叫回去收病人,就代表现在在台上的这几个,预计短时间内都下不来台......

    妈耶!

    张天阳苦笑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提前下班这种事情不可能落在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被叫回去了?”

    林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往嘴里塞东西了,微微偏着头,眼睛忽闪忽闪着。

    “病人出问题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要回去,手术出了点问题,我得回去帮忙收了今天新来的病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小林琳点着头,睫毛颤动着,眼神向下看,收到桌子下面的双手勾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有几个病人呀?我陪你?”

    “三个。”

    张天阳根本没有注意到小林琳的样子,他有些焦虑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估计得挺久的,而且我收完病人说不定还得去手术室看一眼。

    嗯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

    小林琳轻轻咬着下唇,眼神落在满桌子还有一半没有消灭的食物上面,但只停留了一瞬,就毅然决然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走吧,我陪你走到消化楼楼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吃了吗?”

    张天阳猛然反应了过来,“这还有一半呢!”

    小林琳竟然肯放弃到嘴边的食物!

    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

    “诶呀!走啦!”

    林琳娇嗔一声,推揉着,“你不是着急吗,快走快走!再晚一点......”

    再晚一点我就后悔了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七点半的天空已然黑了下来,消化楼里依旧灯火通明,远处,内科楼和外科楼也都满是亮光。

    “我上去咯?”

    张天阳回头看看留在原地的小林琳。

    来自消化楼的亮光柔和的照在她的脸上,因为障碍物的遮挡,有些明灭不定。

    小护士张了张嘴,似乎想说什么,但最后还是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“嗯,你去吧,忙完发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,拜拜!”

    张天阳转身,走向明亮当中,很快在电梯里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消化楼外,林琳轻轻的向前迈了半步,然后停下。

    眼神在张天阳消失的电梯口停留了好一会,一直到电梯旁红色的数字跳到了7楼,然后不再变化之后,才缓缓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她很好的掩盖住了眼底的那一丝失望。

    强迫着让自己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他是临时被叫回去的,是真的有事,是脸黑,又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我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但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还是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又在原地踌躇了一会,林琳才慢慢转身,向着黑暗中走去。

    一步,两步,快要走出走廊尽头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一下。

    好像是微信消息提示音。

    室友发来的吗?这个点。

    林琳感觉有点累,没有去掏手机,继续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又一声提示音。

    林琳顿了顿脚步,停在了一小片路灯下。

    掏出手机,点开微信,

    是备注为“狗男人”的人发来的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她轻哼一声,眉头有一瞬间的皱起。

    “不是刚刚分开吗?是有东西落在我这里了?”

    点开。

    两条消息出现在林琳眼前。

    狗男人:对了。

    狗男人:刚刚忘了。

    真有东西忘了?

    林琳开始在输入框打字,“你忘了什......”

    新的消息却出现在眼前——

    狗男人:mua!

    嗯???

    屏幕上的光标停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林琳盯着那三个简单的字符,看了又看,然后,嘴角上扬。

    “狗男人!”

    她嘴里轻轻的骂着,手上却快速的把已经打好的字删除,然后重新输入。

    林琳:mua,mua,mua!

    然后,收起手机。

    橘黄色的灯光下,林琳的脸上如同绽放出了一朵绝美的花。

    一蹦一跳的身影渐行渐远,却一点也没有孤寂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“算你还有良心!”

    “狗男人,臭老张!”

    “原谅你啦~”

am53.com rfd76.com kcd71.com 953msc.com 百合娱乐游戏优化工具最高占成
万博娱乐代理开户最高占成 顶尖娱乐老虎机最高返点 豪利777娱乐会员官网 博狗娱乐在线 凯发线上平台最高占成
申博官网177 澳门银河线上游戏官网 官网下载英皇宫殿 新宝娱乐官方网最高佣金 荣一娱乐会员开户最高占成
太子娱乐游戏最高占成不了 188金宝博会员开户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77登入 拉斯维加斯幸运注单 澳门新葡京开户登入